超能利来“我的兄弟在战斗,我要回去!”(来自疫情防控一线的报道)

  “珍妮,超能利来我要回武汉支援前线了。”临上飞机前,在上海华山医院进修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感染科医师朱彬才终于向妻子道出实情。

  “好,我在武汉等你。”朱彬没想到,妻子朱珍妮很镇定,似乎早就料到如此。这让他感觉一下子增添了无穷的勇气。

  1月22日,农历腊月二十八,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响应。正在上海进修、一直关注着武汉疫情的朱彬坐不住了。

  “他跟我说,我的兄弟在战斗,我要回去。”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教授、朱彬带教老师张继明至今还记得,朱彬当时来找他时,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看到他这样,我的眼泪一下子也快掉下来了。”

  但是,朱彬的请求却被远在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科室主任郑昕婉拒了。那时,全科室都已到武汉十一医院支援抗疫,郑昕的意见是,学习进修机会难得,还是安心留在上海吧。

  1月23日,离汉通道关闭。远在上海观战,听闻同事倒班频率越来越高,还有人坚持带病工作,朱彬内心越来越煎熬。他再次向郑昕申请:“关键时刻,请让我和大家在一起!”

  这一次,郑昕同意了。

  得到批准,朱彬随即打包行李。可如何回去,是个问题。如果在往日,从上海直飞武汉的飞机每天都有,高铁更是一天之内就可回返。可由于疫情影响,通往武汉的交通开始充满变数。

  当天的航班已无票,火车也显示停运。听说华山医院有赴武汉支援的医疗队,朱彬立即请求随队出发。但由于医疗队当天晚上即紧急出动,并未通过他的临时申请。而这时,最早只能订到25日的航班。虽不甘心,朱彬也只好耐心等待。哪知道24日晚上,临出发的前夜,航班再次取消。

  那就先飞长沙,再租车去武汉!1月27日中午,飞机落地长沙黄花机场。朱彬片刻没有休息,直接开车上高速。“当时租车公司的客服发现我把目的地设定为武汉,还特意打来电话询问原因。”朱彬说,自己就回了一句话,“因为我是一名医生,我要回去上班。”

  租车的费用是3000多元。朱彬当时只想尽快赶回去,对费用的问题并没放在心上。然而租车公司了解到他的情况后,主动免掉了所有费用。这让他心中一暖,“这让我感到,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因为有工作证明,进城的路程相对顺利。经过4个多小时的跋涉,27日下午5点,朱彬终于回到了武汉。“那一刻,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宁与平静。”朱彬说:“武汉,我回来了。”

  朱珍妮也是一名医护人员,也正奋战在抗疫一线。“同为医生,我知道这个时候不可以也不可能拦得住他。”朱珍妮说:“既然回来,那就一起战斗吧!我在武汉等他。”

  回到武汉后,1月31日,朱彬就正式加入科室排班,负责在发热门诊坐诊,6小时一个班次。朱彬说,目前协和医院发热门诊是24小时值班,一旦穿上防护服,朱彬必须6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否则一脱一穿就是半个小时,病人的诊疗就耽误了。”

  自打回来之后,朱彬就没有见过孩子。两口子都是一线的医生,他们害怕自己哪一天被感染,对孩子不安全,早早就把孩子送到了岳父岳母家。“工作太忙,每天基本上连轴转,根本没有时间。”朱彬说。

  因为全身心投入到防疫一线,朱彬回武汉背后曲折的故事,郑昕隔了好久才知道。“协和医院的医护人员就是这样。” 郑昕说:“这是一个战斗的集体,在这样的时候,不管是谁,没有一个人会后退。”


  《 人民日报 》( 2020年02月10日 04 版)

(责编:白宇、岳弘彬)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ahmia.com